夏虫语冰

A snake named Voldemort 18.3

Chapter 18.3 

“你好啊,Tom。”Dumbledore像在喝下午茶那样轻松地打了个招呼。“我得说你看上去不错。” 

“你看上去糟透了。”Tom答,心里对老人使用了他的本名感到难堪。尽管他不介意Harry随时使用,但Dumbledore立即让他转入恼火模式,他今天也没有任何理由必须要礼貌。

 “你不喜欢这个颜色?”Dumbledore 瞥了一眼自己亮闪闪的麻瓜样式套装。Tom敢说他身上同样有忽略咒和麻瓜退散咒,但Dumbledole 似乎是那种只是抓住机会“为了好玩“才穿得像麻瓜的那种人。 

有一瞬间,Tom在想也许Harry是对的,Dumbledore 有太多时间和青少年们待在一起了,他遏制着自己想要夸张地翻个白眼的冲动。“我倒是觉得它很衬我的眼睛。”Dumbledore 从他可怕的聚酯衣服中抬眼说。 Tom用尽一生都无法理解为什么人们会真的听从这个该死的巫师。 

“Harry看上去很好。”Dumbledore评论。Tom不禁对Dumbledore的谨慎得意地笑了一下。 “我想你的意思是他还没有死,“他干巴巴地说,“我很怀疑你是否注意到我也没有。” 

“啊,总是太夸张,Tom。” Dumbledore皱起眉。 “我非常高兴看到你和Harry能和平相处。我必须承认当他说不想回到霍格沃茨时我很担心,但就像我说的,他现在很好。那么你呢,Tom,你还好吗?”

 “不能再好了。”Tom咬着牙讽刺地说,但Dumbledore似乎非常满意这个答案,他立刻后悔了。Tom开始发现自己很难记起为什么会在这里,而且他的手指因为对魔杖的渴望抽动着。他真的很讨厌这个人。

 “我相信你很好奇我和Harry说了些什么。”Dumbledore有些严肃地说,比起之前的欢快来说正合Tom 的心意。让他恼怒的是Dumbledore很好地看穿了他,他的确想知道他们在Harry的隐私屏障后说了什么。

 “Harry,我亲爱的孩子,就像一大堆杂物中的宝石。我希望你意识到他对你来说是一个多么有价值的对手。我敢说他比我们之间任何一个都要伟大。”

 Tom发现自己无法反驳Dumbledore的声明,所以他只能保持安静,让那位校长继续做出他的结论。

 “作为一个相当有礼貌的孩子,他没有直说,但他说服了我向你说些话。” Tom挑起一根眉毛。“所以你要说什么?”

 “对不起。” 

做为一个内敛的人,Tom很骄傲自己从不在脸上展示自己的惊讶。“什么?”他立刻严肃起来。那个该死的格兰芬多干了什么?

 Dumbledore换了个坐姿,双手放在大腿上,那只变黑了的手放在虽然满是皱纹但更健康的那只上。 “我很早之前就对你下了判断。我从来没有相信过你,也没有给你机会相信我。你是我的学生,我却没有适当地给你你想要的关注。我没能帮到你。”

 Tom眯起眼睛,近乎咆哮地嘶嘶的说:“我不需要你的—”

 “轻点,Tom,”那位校长冷静地说,“让我把话说完。”遏制住愤慨,Tom暂时将他的怒气隐藏在冷静的表情下,让Dumbledore继续。 “我曾是你的老师,也许也是唯一一个意识到你的危险的人。我以为我了解你,但也许并不。你曾是个聪明的孩子,那时最聪明的;你不是个普通的学生,我本应该看出你要求的东西比其他人更多。亲爱的斯拉格霍恩是很宠爱你,但我们都知道他不是最真心的那个。” 

” 好吧,Tom得同意他这点。

 “对不起,”Dumbledore继续说,“因为我在你说不想回孤儿院时没有同意。就像我说的,Harry没有明说,但我觉得他想过也许我本可以阻止你做一些你做过的事,如果我在你迷失自己表现出更多理解,更多关怀。我不得不说有时候我也会想同样的事。”

Dumbledore说完后寂静无声。它放大了在Tom的思想深处,或是在他灵魂的尽头的某处,那个跟随着他自己的一起脉动的生命。

 “Harry跟你说了什么?” “只是些我需要知道的东西。我恐怕我不能真的相信你的打算是没有私心的。他让我注意到我曾经差点就对他犯了对你同样的错误。我必须说,他坚定地维护了你,但我想从你口中听到:你会护他安全吗?”

 Tom紧紧盯着Dumbledore,没有让任何想法闪过他完美规划好的表情上。他知道他将要做的事的风险,但从现在的情况看,只有一件事能让这位校长完全放心。先不论他的偏心,Tom承认在这种情况下,当他的变形术教授听到他将要讲的事后,他对Tom的了解足够让这位干瘦的老人理解他的答案。

 “他还是我的魂器。” Tom满意地看到Dumbledore长大了嘴。 

“怎么会?”Dumbledore 快要窒息了。

 “这些事是怎么发生在他身上的?”Tom干巴巴地回答,“由于事故…或是呆子的运气。”他声明,“说真的,Dumbledore 你本应该预见到他会搞砸一些事,像是给一条蛇喂魔药最后却 喂给自己一点之类的事。” 

Dumbledore 那只受了诅咒的手滑到了长椅座位上,他重重地靠在上面。“Harry喝了一些稳定剂?”他的目光移向远处正在全神贯注地看着他们的年轻巫师。“除了让Harry保留了你的灵魂,什么作用也没有?”大胡子巫师重新将注意力放回他眼前曾经的学生身上说。

“想象不到?”Tom满不在乎的说,努力不因Dumbledore的惊讶而得意洋洋。但他很明白Dumbledore马上就会意识到这意味什么。“你知道那魔药是用来干嘛的。它的魔力决定他作为我的魂器会更好。” 

我灵魂的保管者… 

Tom所有的冷静和常识从他的内心消失了,接下来的话从他的嘴里溢出。“他变得更好了,我也是” 

Dumbledore 的表情闪过一丝浓厚的兴趣。“Tom?” Tom感觉自己因怒火而心烦意乱,这主要是因为他觉得很不舒服。他可以感到他的体内有什么东西在扭曲,痉挛,嘎吱嘎吱得像一只用了很久的锈迹斑斑的旧车轮到处滚动。他还感到恐慌的骚动,就像一只飞蛾用翅膀拍打着把它困住的玻璃罐。它正在抗拒,他的过去拒绝消失,也许只是因为他不想让它离开。

 它如今是那样脆弱。

 “他不会再回到那些恶心的麻瓜们身边了。”Tom突然说。“从现在起我对他负责。” 他等待着拒绝,但Dumbledore证明了那只是无用的担忧。 “看来我将他留给那些麻瓜是我不停重复却从不吸取教训的错误。我敢说现在他在你手中比在那些人中过得更好,挺讽刺的,不是吗?” “是啊,有点。”Tom有些无礼地说。他迅速站起身,身后的长椅消失在风中,他走了几步,直接站在更年长的巫师面前。“任何不幸都不会在他身上发生。”在这个承诺中包含着轻微的警告。

 Tom重新退后,长袍在刮过公园的冬日寒风中翻飞。云层正从远处逼近,预示着晚上将会下雪。Tom搜寻着Harry的双眼,用视线无声地进行了一次小交流,然后Harry从长椅上跳了起来,沿着碎石小路走向另两位巫师。

 “他在乎你,你知道的。”Dumbledore在他身后说,Tom从肩头微微向后看。“这非常明显。我能期望你也明白去在乎他吗?”Dumbledore轻声说。 

Tom再次看向别处,没有回答。他觉得这个自以为是的老混蛋已经知道了答案。Tom可以感觉到身后那个男人也站了起来。Harry已经来到了他们这里,正在奋力将女士的头塞回他的外套下,但她在他手中不停扭动着。Harry站到Tom面前,挫败地喘着气。

 “呃…我想她觉得很无聊…而且饿了。”

 “所以呢?” 

Harry撅起嘴,“你就不能和她说我晚点再喂她吗?” “你自己说。” 

当Harry对Tom做了一个鬼脸,瞥了一眼Dumbledore然后意味深长地看着他时,Tom被逗乐了。 

“哦,Harry,你不用再掩饰了。” Harry的眉毛因Dumbledore的允许扬了起来。他困惑地看向面前的红发巫师。 

“你告诉他了?”

 “让我们面对它吧,Harry。你最后肯定瞒不住的。”

 Harry愤怒地盯着看,“我在为你保守秘密,不是吗?” 

:他总会查清楚的:Tom用蛇语回答,掩盖了他微微挫败的语气。Dumbledore正因为他们的争论轻轻笑着。当Harry嘶嘶地让女士安分一点时,Tom向旁边走了一步,于是他和Harry并肩面对着年长的巫师。

 “所以,”Harry说,扬起头扫了一眼Tom,“都谈好了?”他又扫了一眼Dumbledore。

 “我老了,Harry。”Dumbledore 举起了那只被诅咒的手,在空中晃了晃。“实际上,快死了。”Tom观察着Harry的表情,看见年轻的巫师沉重地咽了口口水。Dumbledore的声音将他的注意拉了回来。 “我已经给了你们一些在这些新情况下的建议,但我肯定地告诉你们,我这一生在巫师界中管得够宽了。”

 Tom没能抑制住自己高人一等的冷哼。Harry给了他的肋骨一记肘击。Dumbledore会意地向他们点了点头。 “我不相信我可以完全公正地处理将会影响后代的事,至少不在我几乎没有未来的时候。现在的世界是你们的而不是我的,Harry,如果你觉得Tom可以将这个世界变成你想要的那个,那么如果我阻止他,我成什么人了?” 

Dumbledore切断了他对Harry的凝视,转而锁定了Tom的眼睛。 “Voldemort从未有过如你一般的潜力,Tom Riddle。” 

在一段简短的沉默后,Harry打破了它,然后面向Tom说,“他…和我…觉得Voldemort的形象应该公开地死掉,所以每个人都能知道。” 

Tom僵硬起来,一团抗拒正在对这个主意加以奚落,他瞪了一眼Dumbledore。他控制不住;他曾作为一个霍格沃茨的学生,花了几个月试着想一个比“Tom”更符合他品味的名字,他也曾用许多年赋予这个名字新的意义。不论如何,他不能否认Voldemort仍是他的一部分,如此随意地将那个人,那个名字丢在一边几乎吓到他了。 

但Tom已经可以看出其中的逻辑。也许重新开始就是他需要的…也许他已经开始那样做了? 

评论(2)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