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虫语冰

A snake named Voldemort 18.2

Chapter 18.2

总而言之,你知道他是个天才,是霍格沃茨有史以来最优秀的学生,我觉得我们应该给他一个证明自己有多优秀,而不是多可怕的机会,他能做到的。你不能强迫一个像他那样的人假装平庸,因为他本来就不是。他生来就是个领袖,的确,也许加剧了他之后关于权力和控制的问题,但那是他做的最好的。他是斯莱特林最后的继承人,血液中有着强大的魔力;他可以带领我们,向我们证明我们可以变得更强大,以及我们凭什么这么想。”
Harry安静下来,词穷了,而且觉得他关于Tom的“演讲”有点矫情。天啊,Dumbledore可能看穿他试图表现出自己并没有对那个男人神魂颠倒。通过他所有的话他不觉得他还能解释为什么那个晚上他让Tom对他那样做…
Harry可以感受到血液积聚在脸颊上,让他的脸变得火热,他还提醒自己坐在他身边的校长碰巧是个优秀的摄魂取念高手。
说到Dumbledore,那个男人还没有说任何话,所以Harry稍稍向他的方向偏了偏头,尝试着分辨出那位老巫师在想什么。让他惊讶的是,Dumbledore的表情很激动,双眼中闪着欣慰的光。
“好吧,我的孩子!”他突然大喊,“看来事情出现了很好的转机!”
“额,是吗?”Harry结结巴巴地回答,被Dumbledore突如其来的热情弄懵了。
“非常好,非常好。”
Harry无语的眨着眼,“所以…你同意了?”
“是啊,”Dumbledore慢吞吞地说,“听上去很棒,不过显然你们还有些细节需要考虑。你们俩打算怎么整顿魔法部?”
“嗯,好吧,我不确定。但是Tom会做大部分工作。显然我不会做太多;我可能只会拖后腿。”
“哦,别傻了,Harry,”Dumbledore反驳,“这种事要互相合作,结合你们的个性和才智会进行地更顺利。你当然应该帮忙,而且巫师界爱你。”
“哈?”Harry发出一个不雅的声音,思考Dumbledore说的到底是哪个巫师界,因为那肯定不是Harry生活了六年的那个。
“那Voldemort怎么办?”Dumbledore在Harry向他提出任何对那个男人的保证前打断了他,“他不能只是消失了。人们会幻想…会变得疑神疑鬼。”他看上去宁可被那个预言欺骗。
“哦,好吧,我也不确定。我们还没讨论过。”
Dumbledore思考着,用从喉咙后部发出“嗯”的声音。“我想起一本小说中的主人公们伪造了自己的死亡来开始新生活。我真应该把那本书翻出来,我挺喜欢它的。
接收到暗示,Harry问:“你觉得我们应该伪造Voldemort的死亡?”
“啊,Harry,如果你刚才说的都是真的,那算不上伪造。只需要让它变得对其他人来说更明显一点。哦,如果你在他的死亡中插一手的话就再好不过了。”
Harry想要嘲讽一下,想象着他会因此受到的所有额外的关注。“你为什么要那么说?”
“你是被选中的男孩。你真相信如果另一个人杀死了Voldemort,拯救了你们,人们会接受吗?”
“教授!”Harry抗议。“他们…他们永远不会让我有安宁之日了!梅林啊,我在报纸上出现得已经足够多了。我们不能就说是某种魔法事故,或是食死徒的叛乱,或是一群凤凰社成员干的吗?该死的,我想我们可以告诉人们小Vodie在吞人类心脏时噎死了—因为有这样的谣言说这是他做的事—人们会更愿意相信这个。”
“我亲爱的孩子啊,你忘了你在否认已经发生的事。你刚刚才说自己已经完成了预言,不是吗?此外,如果人们已经相信并且崇拜你,你接管魔法部会更容易。”
Harry这次真的在嘲讽。“这就是你最初的计划,让Voldemort的灵魂收回。我只不过阻碍了一下。而且你说我会接管魔法部?我,不是Tom?”
校长包容地笑着,也许只是迁就着他的学生。“当然了,Tom也一样。但是永远不要半途而废,Harry,这是我想说的。”他愉快地说。
Harry感到十分困惑。
“你真的不是斯莱特林吗,教授?”Harry问,眼睛指责地眯起来。
Dumbledore 仰着头发出一阵大笑,他头上的羊毛鸭舌帽,肯定是他看见一个麻瓜戴着后挑选的,正在危险地往下滑。
“分院帽考虑过。”
“你也是,对吗?”Harry挖苦地说,但他的表情很愉快。
“在它把我放进格兰芬多后说了'你会超越所有人('No one will ever see you coming)'之类的话。
Harry轻笑着摇头,舒适的沉默蔓延在他们间。他们都看向那群Harry之前看着的孩子,他们现在在忙着堆雪人。
“你堆过雪人吗?”
Harry将脸转向Dumbledore,一个小小的,悲伤的微笑出现在他嘴角。
“没有。”
Dumbledore 重重的叹息一声。“我以为我是在从不同的事中保护你,但那些东西现在看起来并不重要了。你能原谅一个老傻瓜吗,Harry?”
“当然,”Harry轻松地回答。“尽管发生这么多事,但我经历的生活造就了今日的我,我并不因之后悔。”
“Voldemort从来没能有机会击败你。”
Harry扑哧一声笑出来,“别让Tom听到你说那句话。他会觉得你是在得意。”
“啊哈,说到Tom,我想过去向他问个好。”Dumbledore以对老人来说显然很快的速度站了起来。Harry也跟着站了起来。 “现在还不用起来,我想和Tom单独聊聊。我的天啊,我已经很多年没和他有过礼貌的对话了!”校长看上去极其满意现在和以前不同了。
“嗯,好吧,但是别期待他会客气地对你…他的确变了,但是没那么多…”Harry建议道。他咬着嘴唇,思考着让这位兴高采烈的校长接近那个一向喜怒无常的黑魔王,自己会付出什么代价。Dumbledore似乎感受到了他的担忧。
“别这么紧张,Harry。Tom自己起草了那份和平交往协议。我相信它是有效的。”Dumbledore高兴地声明。
'我现在觉得它才让我紧张。'Harry对自己说,但Dumbledore已经抻平了他品味糟糕的衣服,开始向Tom 的方向走去,将Harry留在后面。

———————————————————————————

当Dumbledore 刚出现时,Tom僵硬地站在Harry离开他的地方,手指快速地抽出了他的魔杖,让那个老疯子知道了自己的态度。相当不幸的事实是他签署的协议会阻挡在这次小袭击中任何不适宜的咒语。当然,这其中存在着漏洞,但只要Dumbledore 维持他的交易,他就不会利用那点。

Dumbledore 到达后不久,老人看向Tom的方向,和他的视线在空中交汇。Tom没有让任何心里所想的表现在脸上,坚定地对上Dumbledore 的凝视。只有当校长将目光移开时,他才微微皱了皱眉。过了一会儿,当Harry和Dumbledore开始私下里的谈话时,Tom真的抽出了魔杖,只是将一大堆雪变形成一张全新的,深绿色长椅,放在那张褪色了的麻瓜长椅对面。他把魔杖塞了回去,更心甘情愿地坐在他的新艺术品上而不是另一个。
Tom转头仔细地注视着不远处的两个人,Harry现在在Dumbledore 面前踱步。他当然很好奇他们在讲什么,而且他施窃听咒偷听他们的对话毫无伤害。但是,事实证明,那起不了作用。
:狡猾的小鬼头,:他低声嘶嘶地说,暗地里被Harry想到用他教他的强力静音咒惊艳到。他发现自己正在用手指敲击长椅座位,一旦他意识到了,他立刻停了下来,有点惊恐。Harry才是那个会焦虑的人…他比他镇静多了。
Tom将他大部分的注意力都放在远处的两人身上,但他偶尔会扫视一下整个公园,他几乎把占据在这里的麻瓜都忽略了,只试着去想象HarryPotter小时候会在这里做什么。Harry 明说,但是Tom能分辨出这个男孩可能所以为了逃离那些和他生活在一起的人,假装一切都不同。Tom了解这点,因为很久以前,他也因同样的原因拥有一片属于自己的空间。
当Tom发现Dumbledore面容沉静地迈着悠闲的步子向这边走来时,他有些反感。看起来Harry被留在了后面。
当那位老校长足够接近而且显而易见打算占据那张变形出的椅子上他身旁的空间时,Tom僵硬地挪到了中间,手臂交叉,刻意地看着Dumbredole ,再看了看小路对面的丑陋长椅,然后抬起头带着无声却明显的命令重新看着正在接近的巫师。他们自愿呆在一步之遥的距离内不代表Tom愿意和他分享一张长椅。他们之间的小径也足够狭窄到在谈话时不用大吼大叫。
Dumbledore领会了这个暗示,愉快地坐在了那张麻瓜椅子上,双眼该死的闪着光。Tom感觉自己的双眼恼怒地抽了抽。

评论(1)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