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虫语冰

【续翻】A snake named Voldemort Chapter 18

【续翻】A snake named Voldemort Chapter 18

应该算是一篇有名的神文也是历经波折的一篇你们懂,希望我能把它翻完吧哈哈哈。

毕竟我自己也没有授权,所以如果有不妥的地方,我可以删掉。我是从上一位翻译的太太那里开始的,(大家可以在Lofter里搜到)虽然她已经翻了第18章但是没有翻完所以为了保持连贯性我还是从18章开始了。

前16章在猫爪:http://www.luvharry.net/bbs/viewthread.php?tid=19593

16~18在Lofter另一位大大这边,我看她很久没更了所以想接手:http://wqui125.lofter.com/post/404080_8cc7e7d

一章很长,会分开发。

Chapter 18

“更糟?”Dumbledore疑惑地问着,Harry享受了一会儿他终于让Dumbledore弄不明白而不是相反那样的时间。不过Harry觉得他应该解释一下,而不是让另一个人自己找答案。

“呃,好吧,我想'更糟'是相对的—黑魔王确实不是好宠物—但是,好吧…哦,废话,”Harry烦躁起来,“现在食死徒有个新规定:如果你不好好表现就会变成Harry Potter的新宠物。”

Dumbledore花了点时间消化了一下这个消息,当他理解后,他睁大了眼睛,额头上起了皱纹。

“这样吗?好吧。”Dumbledore更加失不知所措了,“那是一个人,而不是,实际上,一个真正的动物?”

Harry苦涩地笑着摇摇头,他举起'女士'把她自己盘在上面的那条手臂。“我现在叫她'女士',但她曾经叫贝拉特里克斯·莱斯特兰奇。”

Dumbledore的眼睛瞪得更大了。

“所以,是的:更糟。”Harry漫不经心地说,“不过不用担心,她不记得她是谁了。呃,我猜你会说当我回学校以后,'女士'会和我的'Tommy'很像。不过,你知道的,真的那个在那里…而且最近绕在我脖子上有点重了。”Harry甩了一下头示意他身后的那个人。Dumbledore的视线闪烁着看向Tom,并且研究了他一会儿。Harry背对着Tom,不知道他在干什么,但是Dumbledore看见了一个明显不同了的Tom Riddle后并没有什么反应,重新把注意力放在他的学生上。

“就算她不知道她是谁,当你无法控制她时,把她带在身边也是很危险的。”

“你还让我把Voldemort放在格兰芬多寝室里。”Harry想说,不过没有,他花了些时间想起来为什么Dumbledore会觉得他不能控制他。如果他不小心像对Snape那样泄露了他仍然是个魂器,还会说蛇语,他就用砖头狠狠地拍自己一下。如果'女士'真的到了学校里,他得记着闭嘴。

“Tom给了她明确的命令。她不会违背他的。”这不是在撒谎,也不全是真的。

“我会考虑考虑的,Harry。”Dumbledore终于说。Harry犯了个错,他开始观察老人的脸,试着分辨他有没有怀疑,但当他感觉到自己仍然很弱的摄神取念屏障上有股推力时,他赶紧在Dumbledore发现任何事之前将视线从那双探究的蓝眼睛上扯开了。

Harry舒展着自己明显的皱眉,他让女士绕着他的脖子蜷了起来,给自己一点时间冷静下来。

“如果你担心我被施了夺魂咒什么的,你在浪费你的时间。”Harry有些冷漠地说,“你知道我对那个咒语有抵抗力。我完好无损地站在这里,出于我自主的意志。他没有伤害我。”

Harry站在Dumbledore面前,尴尬的沉默长久而紧张地蔓延着,Harry无辜地再次迎上Dumbledore的眼睛。唯一一件暗中破坏了这次紧张的交流的是女士自言自语地对着一只停在一棵光秃秃的树上的丝毫不自觉的鸟儿说着她会有多么享受吃它。天哪,她就不能闭嘴吗?

过了一段时间,Dumbledore叹了口气。“我道歉,Harry。也许我上了年纪后得了妄想症。”

Harry用鼻子哼了一下,想着这句轻描淡写的话,但他猜他也不能要求Dumbledore太多。毕竟这个男人将他的大半辈子奉献给了对抗黑巫师上。也许这就是他的问题所在,他过于沉迷在强加给自己的任务之中,对那些和他擦肩而过的东西视而不见。

“你真的过得好吗,Harry?Tom没有…”

“他很好,”Harry打断了他,“没错,我过得很好。四肢没有分离,思想完好无损,而且我还在呼吸。显然,一切都很好。”

“非常好,”Dumbledore说,但Harry看得出他仍然很怀疑。尽管如此,Harry只是盯着他,当Dumbledore从他身边走过,他的头跟随着Dumbledore的行动移动着,Dumbledore在一棵干瘪的树下的椅子上坐下,那椅子和Tom早前坐着的非常像。Dumbledore鼓励性地拍拍身边的空位,和蔼地抬头看着Harry,Harry犹豫了一会儿,僵硬地坐下了。

“我看到你对你的眼镜做了些处理。”

所以现在是个普通的拜访?Harry耸耸肩,“我想Tom对我的外部形象不太满意。”

Dumbledore若有所思地嗯了一声,“Tom?”

Harry再次耸了耸肩,“我那样叫他,他也允许了。”

沉默再一次降临。Harry把脚移来移去,脚趾在地上摩擦。

“Harry,为什么你不回到霍格沃茨?”

Harry的额头在他皱眉时缩起来,“什么意思?假期还没结束呢。”

“我看不出那有什么重要的。你肯定更想呆在霍格沃茨,不是吗?”

“哦”Harry说,他的脸抖动了一下,似乎在决定他应该生气,高兴,还是怀疑地眯起眼睛。最后,他定格在一个中立的表情。“我不是他的囚犯,如果你是那样想的话。我没有回去是因为我不想回去。”

Dumbledore把头倾向他那边,眼睛从他的镜框上方盯着Harry,“你想要和Tom Riddle一起过假期?”

Harry叹了口气,他想他不能怪Dumbledore仍然非常怀疑Tom。Voldemort所做的事很难被忘却。

“是的,我会的,校长,”Harry告诉Dumbledore,“你看上去很热衷于让我回到霍格沃茨,

“我承认,”Dumbledore慢慢组织着语言,“你仍然愿意和那个人保持近距离的接触让我感到不舒服。”

Harry差点偷偷笑出声,他的脑海中闪过一丝念头想要告诉Dumbledore他和Tom到底有多近的接触。当然,他很快打消了这个念头。这个消息要么会让老人心脏骤停,要么会让他把Harry拖进精神病院。

做为替代,他问道:“我想你说过相信我自己的决定?”

“的确,Harry,”Dumbledore确认,“我只是不相信他不会干扰你的控制力。”

Harry的双唇抿成薄薄一片,“什么意思?”

“我只是还在在意你最近的行动。容我冒失地说,它们不太像你会做的事。”

Harry将头偏向一边,研究着Dumbledore,勇敢地盯着他眼睛的深处,不去管他之前想要摄魂取念的尝试,开始思考这个男人是不是真的理解他。

“你担心他从某种程度上影响了我,对不对?因为我看起来在帮他…而不是像你认为应该的那样阻止他,囚禁他。”

Dumbledore的脸正好偏向一个特定的角度,眼镜的镜片反射着冬日阳光。“那么我能这么理解吗,Harry,你想让他保持原来那样?”

Harry叹了口气,“教授,我当然不想让他保持原来那样。但是,我不认为他的初衷是完全错误的。如果我觉得他应该开始做一些新的事,因为他已经改变了呢?”

“他变了吗?”Dumbledore轻轻地问着。

“他不再是Voldemort了。”Harry毫不停顿地回答。对话暂停了一会儿,Harry让Dumbledore消化一下他的话。小孩儿们刺耳的笑声吸引了他的注意力,他一边等,注视着一群小孩儿互相扔雪球玩。

“那预言怎么办,Harry?”Dumbledore最后问。

“预言?”Harry恶心地皱皱眉,清晰地展示了他对这件事的想法,“我认为我做完了我的工作。”Harry想说那些预言是有多么含糊不清,以及为什么会有人让别人左右自己的生活?这些愚蠢的东西不过是为了自我满足罢了。如果Voldemort知道了完整的预言,并且意识到它的本质,事情会仍然像原来那样发展吗?当然,也许的确是命运让Snape,他当时的间谍,只听见而且传递了该死的最初几句,就足够诱惑黑魔王打开灾祸的大门。

命运最终真的会给他们选择吗?

尝试着揭开命运的线索让Harry头痛。无论如何他非常清楚自己已经以一种非常规的,甚至有些欺诈的手段履行了那条预言。当然,也许那就是预言的目的?哦,他真的应该把这些深奥的思考留给向Hermione那样的天才,或者是像Dumbledore那样的疯子。

“我想让你离他远点。”

Dumbledore叹了口气,“我不知道我能否做到,Harry。”

Harry开始烦躁起来。“这么想吧,校长:如果Tom Riddle只是Tom Riddle,你还会这样反对他吗?如果他只是一个想让我们的世界变得更好的人呢…”

“Tom…曾有很多潜力,”Dumbledore慢慢说,眼睛盯着远方。

“但是他犯了很多错,不是吗?从他的第一个魂器,第一次谋杀开始,直到他将自己的潜力挥霍在毫不重要却残暴无比的事上,你知道为什么吗,校长?”Harry沉重地咽了一下口水,“因为他是人,因为在一切开始时他只是个孩子,一个在麻瓜孤儿院长大的巫师,有着自己很了不起的错觉,也许是种逃出自己所生活的环境的方法。你真的以为Voldemort那样的人是天生的吗?”

Harry突然跳起来,在他之前坐的地方前来回踱步,几乎没有注意到Dumbledore的眼睛跟随着他,但不知为何,他能感觉到另一双他熟知的眼睛正从不远处注视着他。他的脚步停顿了一会儿,一只手抹了把脸,做出紧张的姿态。但实际上他只是在掩盖他用蛇语施了隐私咒。他不想让Tom听到,特别是他非常清楚接下来的话如果让另一个人听到的话,自己会非常尴尬。不管怎么说,这是为了他自己好,因为Tom可能会堵住Harry将要喷薄而出的格兰芬多式多愁善感。

“我要告诉你一些事,我希望你能只是听着,就一会儿。只要…让我把我想说的说完。Okay?”Harry将头侧向Dumbledore那边问。

“当然了,我的孩子,”老巫师顺从地笑着说,做了一个继续的手势。

Harry将头埋下去,眼睛盯着脚下的石子路,一只手无意识地抬起来敲击着那条栖息在他左耳旁的苍白眼镜蛇的头部,但他后知后觉地想起那不是他正在想着的那条。他放下手,抬起了头。

“我不知道你在我来霍格沃茨前了不了解我—我不知道是否有人费心去查—但是你应该已经查明白了。你肯定知道我在我的麻瓜家庭里过得很悲惨吧?”

Dumbledore的脸色变得苍白,一丝痛苦的神色闪过他的脸。他也许没有料到会有这样的谈话,说真的,Harry也没有,但他觉得现在是时候吐露一些心声了。

“他们讨厌我,这让我很受伤。他们是我的家人,可他们却不要我。我不是他们的亲戚;我只不过是一个住在楼梯间里的怪胎而已。很长时间里我都不理解,他们真的只是害怕我。他们不理解我,而我也不理解他们。我…我不能说我爱过他们,只是把他们当作和我住在一起的人,虽然这很不礼貌。”

“Harry…”

Harry制止了他。“别,还没说完。”他踱着步,单调的音节有助于他思考。谢天谢地女士也保持着安静,或许是感受到了他的情绪。

“你没有发现是你让我们变得有多么相似吗?Tom Riddle和我…有那么多共同点。我曾经因此非常害怕…现在还是,说实话。我是说,我几乎就是他—他的一部分灵魂就在我体内。我想,在所有人中,我是那个最理解他为什么会变成那样的人,所以我最害怕,因为我知道我本会变成他那样。我可以看到他对痛苦和伤害别人的渴望感到麻木…就像他被伤害的那样。这很糟,教授,你被讨厌,被恐惧,被怀疑…只因为你本身的存在。”

Harry突然像刚跑完马拉松一样无力地跌进长椅。“你还记得我们曾经谈过是我们的选择让我们成为怎样的人吗?”Harry没有等着Dumbledore的回答,因为他知道那个男人记得。“关于那个你是对的,但是我们又是如何做出那些选择的呢?我思索了很长时间。也许选择造就了我们,可难道不是我们的个人经历让我们做出选择吗?”

Harry瞥了一眼不远处那个坐在一张绿漆长椅上的身影,他确定之前并没有那张椅子。这让他的脸闪过一抹微笑。“Tom和我…我们的经历非常相似。现在,我不是在为他请求宽恕,但除了我们所有的相似处,有一样东西造成了我们之间非常明显的不同:我是被爱着的,我的父母,教父,然后是我的朋友们爱着我。Tom…没有任何人。也许他母亲爱他,但她去世了,他的父亲抛弃了他,我也从来没有听他提起过任何朋友…他只有'手下'”Harry哼了一声。“至少我能看见一个普通的,充满爱的家庭是怎么样的,虽然只是个旁观者,但在漫长的一段时间里,陪伴他的只有那些也许在某些方面和他一样烦恼的孤儿们。”

Harry侧过头,看向Dumbledore的脸。老人全神贯注,眉头紧锁,但他的眼睛清明,闪着智慧的光。“Voldemort已经死了,”Harry直白地说,声音坚定不移。“Tom Riddle自愿让他消失,现在他有第二次机会来做一个更好的选择…他的经历已经和那个做了他第一个魂器的学生大不相同了。”Harry叹了口气。

“这个世界需要Tom Riddle。英国魔法部正走向四分五裂,我想你清楚这点。似乎所有人都在关注正义与邪恶的斗争,巫师和麻瓜的斗争,他们都忘了这不过是次要的问题。Voldemort有一件事说的对,我们需要改变,他只是没能看清为什么和需要什么。担心如何和非巫师们相处是在做无用功,因为我们还没有搞懂怎么和自己人和谐相处。这才是现在的重中之重。Tom,我认为,意识到更多真相,因为…嗯…他几个礼拜以来都只能和我说话,除了跳出他根深蒂固的幻想观察真实的世界以外无事可做。我乐意认为是我把他从高高在上的地方带到平地…显然,我死皮赖脸得非常烦人。”

Dumbledore轻笑了一下,Harry耸了耸肩。

 

第一部分先到这里吧。真的是太长了。大概这么多字一章一半都没到。因为每次都发一部分看起来不太连贯,所以以后我在一章没有结束时不会打伏哈tag,只会加一个a snake named Voldemort,每章最后一更会加伏哈tag。还有六章,加油!

评论(16)

热度(54)